斗破迷

第六八零章 造化(1 / 2)

2个月前 作者: 开荒

葬天与激战之际,楚希声已经来到无终洋归墟之外。

两人虽然脱离了三代圣皇遮蔽的范围,不过楚希声的如意与诛天之法,陆乱离的迷幻与乱天之力,都已初成气候。

木剑仙化体的截天之遁,更是快速绝伦。让他们行走于时空断面,旁人很难捕捉踪迹。

强如祖神,如果不亲自跟随,也很难判断他们的方位。

这时候,就体现出了神普照的价值

那些永恒神灵其实不乏远距窥望之法。

如天视地听之术,神触天嗅之法,将听觉视觉与触觉嗅觉等等提升到极致,可以远距离倾听观望数万里地域。

还有什么寄灵之法,元磁之法,镜天之法,千奇百怪,都能够无声无息的监察他人动向。

有的还诡异之极,比如说那什么寄体,附体之法,可以悄无声息的将神力寄托依附于他人之身;还有篡天之术,能直接篡取人体内部某个器官与某些血肉的控制权。

不过这些法门,要么有着各种各样的限制,要么在天规层次上不及二人,被他们轻而易举的压制破解。

像神普照这样可以全地域的感应观照,天规层次又极高的存在,简直绝无仅有。

二人也得以成功的摆脱了诸神的视线,直至归墟入口。

陆乱离到了此处,已经依稀摸到了楚希声的几分意图。

她若有所思:“你莫非是在打墟核的主意?可你要怎么说服旱魃与后卿?”

她虽然还想不明白,这墟核与葬天之间的关联。

然而那墟核里面的墟族,还有那两位尸祖,无疑是极大的阻碍。

陆乱离忖道如果实在没办法,就只有把楚芸芸叫来,动用武力将这两人除去,或者驱除了。

这势必有一场大仗。

旱魃与后卿,早在三十六万年前,就是上位永恒级的战力。

现如今这两位虽然失去了玄黄始帝的龙气加持,却多了三十六万年的积累。

如今他们的战力应该超越上位永恒,帝君未满。

不过他们三人合力,应该能战而胜之。

楚希声却嘿然一笑:“这二人已经不在归墟,我何需说服他们?”

他已经再一次用截天剑,截断时序虚空,从容自若的往归墟深层行走。

陆乱离神色一愣,跟了上来:“他们不在归墟?去了何处?”

“当然是姬阳墓!”

楚希声语声悠然的解释:“神普照说建元帝与那条蛰龙也在那边,四大祖尸是随后赶至的,他们与建元帝之间可能达成了什么协议,使得黎山,姬阳与罗宗汉等人被迫退走。

神普照说姬阳墓周围,被蛰龙的梦幻之力阻隔,已经无法窥望内部的详细情况。不过他依稀感应,姬阳墓内部的元力动荡极其剧烈。我们在那边布置到三分之一的颠倒阴阳之阵,应该被他们用上了。”

他嘿然一笑:“我猜四位尸祖的心情应该很复杂,不知建元帝是怎么说服它们。”

大律朝国力鼎盛,原本是最好的龙气来源。

现在换成建元帝,等于是降效减配了。

就在他话落之际,楚希声二人已经来到墟核所在。

陆乱离游目四望,发现那旱魃,后卿二人果然不在此地。

周围虽然还有许多墟族,却只有两头尸王留守坐镇。

陆乱离忖道楚希声之谋,真是一环套一环。

他在姬阳墓的布置,原来还有引走旱魃与后卿的目的。

陆乱离还以为楚希声是想要利用南极长生大帝与司黄泉的轮回之力,为十二黄龙逆转生死。

结果楚希声只想直接来一个斡旋造化。

陆乱离随即拔出自己的宝刀,从刀身之上散射出一片五色光华,使得这归墟之内所有生灵死灵,都全数失去了意识,陷入到了迷乱状态。

就就连那两头尸王也不例外。

这两个半神阶位的存在,放在以前还能令她忌惮,现在却没有让她多看哪怕一眼的资格。

楚希声先是一挥手,将自己收入到‘星辰权印’里的十二条黄龙龙尸放了出来,按照十二地支方位整齐的排列。

接下来他又顶着那重压,射线,元磁与阳炎之力,一步步走到墟核的前方,伸出手与这仿佛太阳般刺目耀眼的‘天道’复制体近距离的接触。

楚希声闭上眼,极力感应这墟核内部的状况:“乱离你即刻帮我布阵,斡旋造化之阵!就按照太微垣的那座法阵样式,只需割除掉有关灵脉的部分,因地制宜稍加精简调整,速度越快越好!如果你没把握,不调整也行。”

陆乱离有着继承于智叟的神器‘大罗神鉴’,乃当今符天与阵天之法的圣者与天规法相。

它可以演化万符,快速布阵!

别的术师需要花许多时间慢慢精雕细琢出来的中大型阵法,陆乱离只需要有图纸,她一个意念就可以在顷刻之间布就。

之前冥界之战,陆乱离就在极短的时间内布置了一座大型阵法,将青龙星君的力量强化到上位永恒的层次,才能够对抗七杀星君的本体。

陆乱离当即双眼一凝,脑海之内快速运转。

“那必须调整不可,你的想法应该是用这墟核来取代灵力?如果不做改动,最终的效果连十分之三都没有,我尽力,给我二百个呼吸!”

太微垣的那座斡旋造化之阵极其庞大,是一座超大型的阵法。

她手里的‘大罗神鉴’非常神奇,却无法演化出如此规模的大阵。

不过这座超大型法阵有一大半的内容,是如何从天地与周围灵脉中抽取天地元灵,增加威力,降低各种天材地宝的效果。

在割除掉这部分之后,剩下的核心阵符,规模就在大罗神鉴的承受范围内了。

陆乱离说完之后,却还是忍不住询问:“这件事你是不是在两个月前就有预谋?”

只因那个时候,楚希声就提醒过她,让她深入了解太微垣的那座斡旋造化之阵,提前做了许多演算。

如果真是如此,那就太可怕了,她的夫君,简直是一头妖孽。

楚希声闻言则是苦笑,他哪有那么神奇?

今日之举,更多是被神般若逼到墙角之后的临时起意。

楚希声之前绝未想到,葬天还有这么一个弱点,把持在神般若之手。

原本在他计划中,他应该能更从容,更完善的。

施展斡旋造化的所在更不在这里。

这归墟虽然能够瞒过诸神的灵觉,却无险可守,其实是非常冒险的举措。。

在大律朝的国都,才是最理想的所在。

他本来还可召集更多术师,筹备更多的材料和药材,让这门天罡术的神威更加强大,现在却只能仓促为之。

楚希声又抬头看向了天空方向。

关闭